1. <rp id="st5hq"><object id="st5hq"></object></rp>
  2. <tbody id="st5hq"><noscript id="st5hq"></noscript></tbody>
      <tbody id="st5hq"><pre id="st5hq"><dl id="st5hq"></dl></pre></tbody>

      |
      |
      |
      |
      |
      |
      |
      |
      |
      |
      |
        站內導航
        學位服展廳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學位文化>>英國劍橋畢業典禮:那一天,魔幻儀隊走過小城
       

      英國劍橋畢業典禮:那一天,魔幻儀隊走過小城

       

              參加我畢業典禮的一位朋友曾說,光是為了這么畢業,就值得來劍橋讀一個學位。真有那么神嗎?我想很多人會贊同她這么說。

        牛津和劍橋在我的印象中是歷史久遠的地方。上至千年的巍峨建筑,下至路邊俯手皆拾的百年小店,無不讓人駐足連連。英國人堅守傳統之決心讓我們這些號稱上下五千年的中國人嘖嘖稱奇,還多少有些汗顏。歷史有時很頑固,綿延千載不絕;有時又極脆弱,僅僅一代人就能把千年忘得一干二凈。

        黑色的學袍

        古老的東西在異鄉人看來,總透著古怪。我初到劍橋時,就覺著有這么幾件事挺怪。首先是學院制,申請的時候我就沒弄明白,幸好可以服從組織安排,于是我被安排到離城最遠的格騰學院(Girton College)。第二件怪事就是被稱為“Gown”的學袍。我剛到學院住下,第二天就被宿舍管理處的老太太拉去試穿一件古怪之極的黑袍子。她一邊擺弄,一邊問我的年齡、學歷和畢業年份。最后她勸我買下那件二手的學袍Gown”Gun”的英文發音相同),說是以后各種場合都要用到,不買還得去租,還不如買一件。雖然一頭霧水,但我還是拎了一件回來。還有餐廳里先進的即插式咖啡機,服務員向我示范了一遍,很讓我驚嘆了一番;但我同樣吃驚地發現,研究生休息室里竟然還在使用異常古老的錄像機和錄影帶。正式晚宴(Formal Hall)之前的拉丁文開場白也頗為刺激,還好,我們對吃總能很快理解。

        然而這些怪事加起來都不及畢業典禮那么讓人大開眼界。早在復習迎考階段,學院就發了兩份有關畢業典禮的須知,一份關于著裝,一份則是當日的日程安排。我一看到這兩份文件就兩眼放光,它們絕對值得珍藏,研究它們成了我在那段苦不堪言的日子里少有的樂趣。

        最繁復的規定

        有關畢業典禮那天的著裝要求,事無巨細寫滿整整兩頁,從頭到腳,凡是會露出來的地方一樣都沒落下。后來我收集了一些其他學院的材料,發現每個學院的措辭都略有不同,但要求和日程安排都基本相似。每一份須知,不管是以學院名義下達的通知,還是以個人名義書寫的信函,都能讓人意識到此事關系重大,不管這些要求聽起來多么可笑,但這回是要動真格的了。想耍小花樣的,趁早別動歪腦筋,否則儀容不當還真就參加不了畢業典禮。

        最讓人接受不了的是,畢業生須要跪著按照三位一體的宗教禮儀(Trinitarian Formula)接受學位,由于信仰或生理等原因不能下跪的,可以事先提出書面申請。我當時就盤算開了,跪還是不跪呢?怎么連畢業都要跪地,中國人怎能隨隨便便下跪?除了小時候被媽媽罰跪過搓衣板,我向來只在祭拜亡靈時屈膝,連菩薩都沒跪過,這回也不能跪!況且我來自社會主義國家,是個無神論者,可不能被三位一體折騰。這些應該足以構成信仰上的理由,明天就給他們寫信。但考試如洪水猛獸般一來,我就把這茬兒給忘了。

        細數一下,須知中有將近二十個必須不許?傊,其主旨是要顯得正式、莊重、整潔。所以被授予學位者,除了要外披黑色學袍,里面還必須穿深色外套。什么叫深色?不用擔心,這里有詳細的解釋,深色即黑色,但極深的深灰或深藍亦可。三一學院更補充道,深棕色不行。

        男士的著裝很統一,外套為深色禮服或者西裝;內穿長袖純白襯衫,字被放大加粗一倍,下面注明無花紋;系白領結和兩根飄帶。女士的選擇更多一些,可以穿深色連衣裙或白襯衫配深色裙,裙子須過膝,但不可太長;除了傳統裙裝也可以穿深色套裝,條件是褲子必須長及腳背,與上裝顏色一致、式樣和諧,符合畢業典禮正式莊重的要求。上身可以再套一件白色或黑色的羊毛開衫,但不管是哪一種外套,袖子的長度必須超過臂長的四分之三。襪子特別講究,女生必須配黑色或者肉色的長統絲襪或連褲襪,不能有花紋。男士則必須穿黑短襪。鞋子黑色,式樣嚴肅,不可有小花或墜子等飾物,不許穿涼鞋或靴子,不許穿其它顏色的鞋子,還不許穿極高的跟鞋。暈吧?

        還有頭,夸張的發型或者染成不自然的發色都是不合時宜的。也不可佩戴大型的首飾。換言之,既不能打扮得妖里妖氣,也不能渾身珠光寶氣,但穿民族服裝、宗教服飾和軍裝倒是允許的。

        這還只是關于世俗服裝的要求,至于那天最重要的學袍(Gown)和帽兜(Hood),就更加講究了。你非得到大學指定的三個專賣店走一趟,把你的年齡、之前的學位、將要獲得的學位、專業類別和所在學院都報給店員,才能弄清楚該穿什么樣的袍子,該戴什么顏色和款式的帽兜。帽兜一共有八種不同的樣式,每種樣式的材料和顏色都有所不同,這與之前的最高學位和將要獲得的學位相對應。以下是官方對于帽兜樣式的相關描述。

        法學碩士(Master of Law):黑色布料配較淺的櫻桃色絲綢

        工程碩士(Master of Engineering):黑色布料配青銅色的絲綢

        理科碩士(Master of NaturalScience):黑色絲綢配紅色或者淺藍色絲綢

        獸醫學士(Bachelor of Veterinary Medicine):櫻桃色絲綢配較多的軟毛

        音樂學士(Bachelor of Music):較深的櫻桃色綢緞配白色軟毛

        文科學士(Bachelor of Arts):黑色布料配白色軟毛

        教育學士(Bachelor of Education):黑色布料配藍色絲綢加白色軟毛

        神學學士(Bachelor of Theology for Ministry):黑色布料配黑色絲綢加白色軟毛

        學袍也分為兩種:一種是本科學袍(B.A. Status Gown),統一要求長度過膝,但每個學院的設計略有不同;另一種是研究生學袍(M.A. Status Gown),規定年滿24歲才能穿,不到24歲的研究生還是得穿本科學袍。畢業那天,你到底應該怎么穿,必須要以向學院或者專賣店咨詢的結果為準,切不可想當然,因為里面的規矩實在太多太復雜了。還有一點注意,劍橋畢業典禮的整個過程都不用戴學位帽。

        畢業那一天

        畢業那天的陽光真美!六月初夏,正是英國氣候最好的時節?荚嚻陂g的陰霾之氣一掃而空,天開始熱起來,陽光肆意灑滿大地,讓人覺得身體里有股力量在蓬發,滿是生命,滿是希望,而一場盛大的典禮正等著我們。

        整個小鎮似乎變了樣,格外安靜的古城好像復活了。前來觀禮的親朋好友穿著盛裝在各個學院參觀留影,到處都是聚會和野餐,劍河上的小舟擠滿了肆無忌憚的笑聲。

        每位畢業生最多可以邀請三位親友進入神圣的參議廳(Senate House),觀摩畢業典禮的整個過程。事實上,不少同學一大家子都來了。我的一個愛爾蘭同學除了父母來了,還有三個姐姐、三個姐夫,外加一個坐在推車上的兩歲外甥,讓我看了好生羨慕。我的母親因為擔心SARS而終于沒有成行。

        我們學院以前是一個女子學院,較晚才加入劍橋大學,所以我們的儀式被排在下午舉行。不是所有的學院都按照建;蚣尤氲臅r間來排隊的,劍橋是講特權的,像國王學院、三一學院和圣約翰學院雖然不是成立最早,卻因其皇家的背景而享有優先權。

        早上接來了從倫敦來觀禮的朋友,我就開始在房里穿戴起來,她們也乘亂套上我的學袍在鏡子前戲耍。終于把那一身行頭都套上了,可我的那件嫣紅色帽兜老是從肩上滑下,這分明一直是為男士準備的。畢業那天,男生看起來確實要比女生漂亮多了!平時看著總不得勁的那幾個男生,那天竟也讓人眼前一亮?梢娔信降冗有很長的路要走。

        彩排古老的儀式

        上午帶著朋友參觀學院、拍照留念,用完學院的畢業自助午餐,畢業生就被召集到一塊兒彩排。研究生在前,本科生在后,同一學科的四人一行,各科按照在劍橋被教授的時間先后排序,同科者按姓氏先后排序,所以我就有幸站在了第一排。排練的第一件事就是檢查儀容儀表。一位女老師掀起我的袍子,看裙子是否過膝,然后是上衣、鞋子、襪子等。有一位女生的套裝似乎遇上了麻煩,這套做工精良的黑色套裝在領口和裙邊鑲了一道白邊,既莊重又時髦。幾位審查官一時不能決定這道白邊是否越界,他們商量了幾句,總算放行了。

        一位年長的博士告訴我們,他是我們的發言人Praelector)。他的服飾很特別,學袍前襟有兩道寬寬的紅邊。將由他帶領我們這些畢業生(Graduands)入場,并把我們引見給將授予我們學位的劍橋大學校長(有時候也由學院院長擔任)。整個畢業典禮將使用拉丁文。首先,由學監(Proctor)歡迎賓客,隨后他會用拉丁文說:那些名字在參議廳旁的拱廊上被張榜公布,其名未被大學校長刪除,在此我請求尊敬的閣下準予他們獲取學位。這時就輪到我們上場了,第一排的四個人在看到他的示意后上前,一人拉住他的一根手指,他則用拉丁文念念有詞,大意是:尊敬的校長和大學,我謹此向您引見這位先生或者女士,我知其在人品和學術修養上均能夠獲取此學位,在此我以我的信譽向您保證。等他說完,我們松開他的手指,后退一步,他會按順序念每個人的姓名,被叫到的同學走到校長面前,雙膝跪在一個很高的軟墊上,雙手合十。校長攏住雙手,念道:憑借我被授予的權利,我以圣父、圣子和圣靈的名義,授予你此學位。然后,起身向校長鞠躬,從博士門退出,領取學位證書,這時才算真正畢業。每個人事先都必須預演一遍,我們學院人數眾多,今天畢業的學生足有三四百名,沒個人都要拉著他胖嘟嘟的手指,看著他的嘴一張一歙、神態肅穆地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話,真是有趣。

        魔幻的方陣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坐上大巴,向劍橋市中心進發。比劍橋農場還遠那么幾步路的格騰學院距城中心約3英里。據說,當時為了遠離城中學院男生的侵擾,這個成立于十九世紀末的女子學院想建得更遠一些,但一些教授威脅說如果校址距城中心超過3英里就不來教課,院方無奈才選擇了現在的校址。車開到城西的西奇威克校區(Sidgwick Site)就停了,剩下的一段路我們要四人一排列隊走過去。明媚的陽光下,在劍橋古老的街道上,走來一群身穿學袍的青年,浩浩蕩蕩的隊伍一色黑襟飄飄,白色的領結和飄帶在黑色的背景下跳躍閃亮,而更耀目的是那一張張意氣風發的笑臉。我們的隊伍堵住了往來的車輛,司機們一點也不惱,反而樂得搖下車窗為我們喝彩。四周的游客紛紛舉起相機,因為在這一天,我們才是劍橋最亮麗的風景。

        我們排隊進入參議廳,觀禮的賓客早已入座。等全場安靜下來,工作人員示意賓客起身,這時一位手握權杖、穿得像中世紀教廷侍者模樣的人,即權仗持者(Esquires Bedells),帶領著一身猩紅色天鵝絨斗篷的院長和項中掛著一串鑰匙的教務主任(Registrary)等一行進入會場。待院長在高臺上坐定,賓客才落座。我幾乎認不出我們的院長來,不知是因為這鮮紅的斗篷,還是她入場時不凡的氣度。這位著名的人類學學者一改往日慈祥平和的外表,今天盡顯其高貴與威嚴。學監開始了儀式的程序,等我再次拉住發言人的手指等待授學位時,我的心中只有莊嚴和肅穆。這位細心的博士還在我下跪時,幫我整理學袍的下擺,以免起身時被自己的袍子絆倒。

        出了博士門,領到了我的學位證書。經過如此隆重有如神話般的畢業典禮,再接過這張平凡無奇、光溜溜一張A4大小的學位證書,不得不略感詫異,好像覺得輕了些。想起從前見過碩大無比的高中畢業證書和一張考究到燙金的大學畢業證書,我不禁莞爾。劍橋大學好像在告訴我們:這張紙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場隆重的儀式,重要的是我們在劍橋拼搏奮斗的過程,重要的是劍橋所賦予我們的智慧和精神。

       

       

      http://liuxue.online.sh.cn/content-0022155.htm

       


      上海劍牛禮服---學位文化的傳承者!! !


      發布者:劍牛
      更新日期:2011-10-15
      瀏覽次數:9269
       
       

      全国最大股票配资

      1. <rp id="st5hq"><object id="st5hq"></object></rp>
      2. <tbody id="st5hq"><noscript id="st5hq"></noscript></tbody>
          <tbody id="st5hq"><pre id="st5hq"><dl id="st5hq"></dl></pre></tbody>